影之女 "玉屏Blog"

"玉屏" 之意: 1) 白燕, 原名陳玉屏 2) 金燕玲, 在影片 [地下情] 的名字, 叫廖玉屏 個人影評集: www.geocities.com/arsuearsue/ Since 28 Feb 2005

Sunday, September 11, 2005

絶望而真實 – 奇斯洛夫斯基的【殺誡】


Krotki film o zabijaniu Posted by Picasa


古茲托夫•奇斯洛夫斯基 (Krzysztof Kieslowski) 的【殺誡】(Krótki film o zabijaniu, 1988) ,我是看劇情長片的版本,約81分鐘,實在很久未看過波蘭電影了。

導演與攝影師Slawomir Idziak為了把不同的場景塑造成一個絶望、沉鬱、冰冷、窒息的世界,使用了六百多種瀘光鏡,簡直嘔心瀝血。除了混濁的黃綠、深沉的灰黑色外,低濃度的調色、光暗的層次質感,也是精心設計;而且,大部份室外的場景,只有主物件較為明晰,畫面的其餘位置,不是暗淡,就是漆黑一片,讓角色仿如與外界隔絕,令畫面成為角色自私與自閉的主觀心理投射。

有很多影評及宣傳語句指出, 【殺誡】一片,利用人與人的殺戮,與司法建制殺人,作一強烈對比,從而點出了後者比前者「冷血千百倍」,諷刺死刑只不過是名正言順的合法謀殺,筆者則不敢苟同。首先,無論前段青年謀殺的士司機的七分多鐘場面,抑或最後青年被處決的五分多鐘場面,在攝影風格、角色動作、音效上,大致沒有不同,而且導演對兩場戲的態度,可謂「一視同仁」,以旁觀者的姿態,冷靜地描述。

另外,「A Short Film about Killing」,泛指一般的殺戮,不一定特指死刑,這點導演在訪問中也透露出片名跟影片討論內容的密切關係。

所以,說「後者比前者冷血千百倍」,可謂莫名其妙,司法制度合法地殺人,當然是冷血 (贊同死刑與否則是題外話),難道的士司機被殺不值得被同情了? 又或是被同情的「指數」「低千百倍」了? 憑什麼理據? 影片內容? 還是導演態度取向? 還是別的?

基本上,很多評論文字,也出現這個問題,例如影片內有兩件相類似的事件,影評人通常喜歡「就手地」拿A與B作一對比,從而分辨兩者的程度,但沒有具體的文字說明其立足點,這樣會誤導觀眾思維的方向。

至於【殺誡】內巧合、偶遇、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等元素,在其後的【兩生花】(La Double vie de Véronique, 1991)【藍白紅三部曲】(Trois Couleurs Trilogy, 1993-94) ,也作出不同程度的述說。奇斯洛夫斯基一直追求電影那種不言而喻而深具文學特質的感性世界,直至死亡為止。而他自言,暫時還未有一套電影成功地透視這些東西出來,筆者不知他是謙虛,還是說謊,但我暫時只覺得【藍白紅三部曲之紅】(Trois Couleurs: Rouge, 1994) 才能較為「接近」地觸摸這種特質。


本文寫於2005年9月11日,9月12日作出第一次修改

9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College Term Papers And Research Papers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