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女 "玉屏Blog"

"玉屏" 之意: 1) 白燕, 原名陳玉屏 2) 金燕玲, 在影片 [地下情] 的名字, 叫廖玉屏 個人影評集: www.geocities.com/arsuearsue/ Since 28 Feb 2005

Sunday, July 23, 2006

隱藏的恐懼 --- 淺談【Caché】



前言


2005年康城影展三大得獎電影,金棕櫚獎【L' Enfant】(The Child) 、評審團大獎【Broken Flowers】 、最佳導演獎【Caché】(Hidden) ,終於全部在香港上過「正場」。平心而論,三套也是佳作。

戴丹兄弟的【L' Enfant】對男女主角情緒/關係的捕捉非常細緻,操控非職業演員更有一手,尤其男女主角在上半段裡,很多無所事事、你追我逐的「溫馨」場面,拍得甚為真實,仿如置身於街道見到的「飛仔飛女」一樣,不過,此片對筆者來說,感覺像「一眼看盡」似的,未能令人在短期內有翻看的衝動;

【Broken Flowers】表面上拍得很輕盈,像小品,沒說什麼人生大道理,但其實片內四段對話場面 (Bill Murray與四位女角) 寫得非常優異,導師拿捏其氣氛恰到好處,四段對話看似不著邊際,但暗地裡已反映了男女主角們當下的心情/心理狀況、彼此的關係等等,非常成熟且具深度,是被低估了的作品,水平較【L' Enfant】高;

至於米高.漢尼卡的【Caché】 ,水準之高,為三者之冠,除了題材吸引外,片內令人驚喜的地方多不勝數,且兼具深度,實為近年來不可多得的佳作。


豐富的主題及內容

由於【Caché】是懸疑架構,很多觀眾可能因而忽視了影片的主題及內容。其實,在【Caché】的thriller架構,蘊藏了男主角Georges (Daniel Auteuil飾) 豐富深刻的罪咎、內疚及良心掙扎等問題,以及其與傳統中產階級份子形象的矛盾衝擊危機。我慶幸導演把這些東西,與懸疑情節混和一起時,得到一次出色的平衡,交織在一起而不是「各自為政」。

Cache01在追查偷拍主謀的過程中,Georges自身的缺點逐漸浮現,他的作賊心虛 (未知主謀是誰時,已斷定是Majid)、欺騙隱瞞 (他與妻子的眾多對話)、自以為是 (在Majid面前)、自我催眠的性格 (經常對人說,自己光明正大),像剝洋蔥圈一樣,一塊一塊地飄落下來,繼而破壞他與妻子Anne及兒子Pierrot的感情,互不信任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整件偷拍事件像黑色的墨水一樣,由一塊白布角落 (Georges自身) 慢慢污染到整塊 (Georges全家),影片單在這種描述層面,已是極其深入及出色。

【Caché】還技不至此,Georges在自我保護下暴露出種種缺點時,內心同時帶有罪咎、內疚及良心掙扎,於是,這兩種相異的特質,混在一個人裡進行拉鋸戰,令角色異常立體。從他在片中經常獨自鬱鬱寡歡,神經兮兮便可見一斑,而其中一場戲更加強了這觀點,當Georges在警局回家幹回日常工作時,突然他停下來,忍不住痛哭,假若心裡沒有內疚及掙扎的話,是不會有如此舉動的。這裡,米高.漢尼卡又把影片推高了一個層次,一個更深入的層次。

Cache09好戲還在後頭,Georges的缺點不但與良心鬥爭著,而且還與本身的中產形象戰鬥了好一會兒,於是影片又多一重內涵了。比方說,Georges與Anne在街上與黑人單車手發生爭執時,口角了一會兒後,Georges對Anne道歉,也只是出於自己的「面子形象」問題;之後,Georges從警局回家後,很不願意地面對他的朋友,不悅之下,說了一些很難聽的東西,但又被逼「道歉」(又是為了形象,因他是「名人」):又如Georges與Majid’s son片尾對峙一場,在大庭廣眾下,Georges沒有跟他吵架,而進入洗手間才「教訓」Majid’s son。可見整個偷拍事件,已無形中跟Georges的中產形象進行角力。

Cache02【Caché】在一些看似無關痛癢的場面,也反映了角色的心理,例如Georges決定第一次去找Majid,以及後來致電Anne時,他之前也喝了一杯咖啡 (影片花了很多時間拍這場面),除了令他減壓外,也提供了時間給他準備「死撐/說謊」,含蓄地反映了他當時的心態。

Cache08至於片內利用了Georges家庭關係的瓦解及他隱瞞歷史醜事這事件,把閱讀推展至社會及政治層面 (即法國與阿爾及利亞的問題),則使影片視野拉闊。可是,筆者想指出一點,一齣電影水平的高低,跟它在文本上伸展至那個scale,沒有必然的關係,我們不能因為【Caché】touches至法國在1961年對待阿爾及利亞的問題而把它的歷史細節無限描述,再因而稱讚影片在那種視野上非常深刻, (我們只能說影片對指涉的範圍擴闊了,這些東西,對【Caché】來說,倒是一個優點)。尤其是一句:「思索此片應由歷史方面入手」,可說把分析問題的方向本末倒置。

Cache03其實, 【Caché】一片,重心還在「人」身上,Georges當下的處境,才最重要,才是重點,that’s why 影片沒有確實地交代Georges的兒時背景資料,以引導我們利用男主角現在的情況,對過去作無限的聯想,而又不會自相矛盾。換句話說,整條思考方式,便是現實/實在的情況,以「Hidden」的攝影機,帶出過去的「Hidden」,再帶出現在的「Hidden」,所以【Hidden】這片名,改得實在貼切。

可見, 【Caché】在主題及內容上,已挖到很深的層次,且豐富得令人無話可說,我們翻看影片,只會發現更多值得嘴嚼的東西。


推理懸疑的問題

有很多影評人/影友認為,觀眾應把注意力放在其主題及內容上,推理懸疑的主謀尋找不是重點,不應無限放大地去討論,更不應執著地找論據以證明其觀點。筆者一早已經同意【Caché】的重點不在「追兇」(that’s why前幾段我花那麼多筆墨去討論主題及內容),不過,不是重點的地方,不等於導演沒有放開手腳任其伸展,在影片的肌理上,雖然沒有說明誰是偷拍者,但是,暗地裡伸延著偷拍主謀的眾多可能性,而其也有各自的論據去證明其論點。在這點上,我首先要稱讚導演,他能把那些possibilities以各自的一套完整推論思維作「論據」,而不是故弄玄虛、似是而非地沒有交代,便戴上「多重性分析」的桂冠。

Cache04筆者在網上看到其中一篇【Caché】分析,作者以偷拍鏡頭的technical問題作論據 (偷拍不是用長焦距鏡頭,故男主角取車時不可能找不到攝影機),認為那些惡作劇不是人為,故主謀沒可能是片內每一個演員,推論出導演才是「主謀」。這觀點的確很強,但是,一般觀眾也不知道那些techincal的問題,如導演利用這些東西來形成這套「觀點」,對觀者來說,難免「搵笨」(我沒說這觀點是錯誤),情形就如一套電影用特技鏡頭,拍下一些日常生活小動作一樣 (e.g.一鏡直落用刀斬下手臂),前者不是重點,而是後者的處境, 【Caché】也一樣,偷拍鏡頭當下的處境才最重要,利用這些處境來推論才合理,而不是technical的問題。

那末,我們應怎樣思考呢? 愚見認為,導演一切的心思,皆放在電影結尾那一個長鏡頭內,一切推論應從那裡作起點,一切其實是那麼簡單直接。

這個鏡頭的左上方,映著Pierrot及Majid’s son一同談話,最重要就是兩人看來相識了一段時間,談話的內容,則被導演mute了。但在影片結構上,尾二那鏡頭 (Georges做夢的長鏡頭畫面) 才是最佳/最合情合理 (配合其主題/內容),現在竟加上這一鏡頭才完結,假如沒有用意的話,導演幹嗎要放左最後呢? (以下白色字體乃筆者的推論)

這個鏡頭是最佳線索,暗示兩人是主謀 (或Majid’s son是主謀,Pierrot則是合謀,因Pierrot沒可能知道爸爸的過去),而筆者則另外再找到兩個線索,來支持其論點:

1) 可能筆者多疑,每當Pierrot出場 (作為場面重心) 時,(例如放學步出學校上爸爸車子、訓練游泳、游泳比賽),鏡頭一直也用trackshot跟著他,感覺猶如Majid’s son一直跟著他似的,這幾個鏡頭的視點,像屬Majid’s son;唯獨結尾那場戲,鏡頭靜止了,沒有trackshot了,這次則是Pierrot與Majid’s son在一起了,這裡,真的很耐人尋味。

2) Dinner party一場戲,是最有力的evidence。如果那場dinner party有交代男主角兒子在家,或沒交代他是否在家 (i.e.有可能在家) 的話,那末,男主角兒子一定有份兒。原因之一,那一下拍門聲,是拍內門,不是外門,只有在家內的人才能做到;原因之二,就算有人真的可以「爬過外閘」拍門,但是,男主角開門出去時,沒有video tape,但返回入面時就有,而且位置係「頂住內門」的角位。所以,只有家裡面有人趁男主角在外面四處張望而偷偷放下,才有可能。
[1]


其他玩味之處

Cache05【Caché】還有很多其他玩味之處。最為人談論的,就是影片中段Majid的自殺場面,簡直殺觀眾一個措手不及,震驚程度「爆燈」。它最利害之處,在於場面其實十分很簡單,也沒添加什麼「電影技巧」(e.g. jump-cut、對比剪接、大特寫等等),只是普通地把攝影機放左一角,平實地拍下來,但出來的效果,卻是如此震撼,真的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難怪香港的發行商,把它宣傳為「電影史上最震撼的鏡頭」了。

Cache07而影片起始的第一個鏡頭,已令觀眾有無限驚喜,不是一般的establishing-shot或玩effect的credit (雖然它出credit時真的與別不同),除了人們談論它的鏡頭真假/虛實把玩外,誠如Roger Ebert所說,鏡頭是靜止的,環境很安穩,但這個shot其實衝擊著Georges自身及其家人,暗地裡一點也不安穩,導演竟然把這種顛覆/對比,用一種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技巧拍出來,境界之高,可想而知。


後話

米高.漢尼卡拍了這套【Caché】 ,勇奪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以及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令他的名聲更上一層樓,影片也受到高度讚揚,我估計它不但經得起時間考驗,而且評價也會一天比一天高。


[1] 此觀點由butcher提供

本文寫於2006年7月23日;另於2006年7月30日作出修訂

13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College Term Papers And Research Papers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