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女 "玉屏Blog"

"玉屏" 之意: 1) 白燕, 原名陳玉屏 2) 金燕玲, 在影片 [地下情] 的名字, 叫廖玉屏 個人影評集: www.geocities.com/arsuearsue/ Since 28 Feb 2005

Thursday, May 12, 2005

Are U Talkin’ to Me? ---【的士司機】的真正面貌


Taxi Driver Posted by Hello



前言:

常有影友問我的「最愛電影」是那幾套,我也不厭其煩的告訴他們,是成瀨巳喜男的【媽媽】 (Okaasan, 1952),及馬田‧史高西斯 (Martin Scorsese) 的【的士司機】 (Taxi Driver, 1976)。我在2003年11月,寫過一篇有關【媽媽】的長篇影評 (可在我的影評網頁找到),雖不算很深入的分析,但作為向一套我最愛的作品,作出的一份「禮物」,我想,那篇「作品」,還是過得去的。

【的士司機】又如何? 其實,我在中學時期,已很喜歡它,而隨著觀影經驗及閱讀文章的增加,對它的了解也更深,歷來反覆觀看也不下數十次;雖然,觀看次數的增多,與了解作品並無必然的關係,但我想, 【的士司機】對我來說,還是成正比例的。但這段日子以來,我一直不敢寫有關【的士司機】的片言隻語,原因之一,是多年來世界上的專家寫它的文章評論,已多得堆積如山,及差不多可以用「翻箱倒篋」來形容,所以不想拾人牙慧;原因之二,就是我雖然看得到它很多東西,但它的深度及豐富度,很多時令我不懂從何說起,我自認文筆也不差,但對著它,總是張口結舌。

所以,以下談論【的士司機】的二三事,很多世界上的影評人也說過,我也不會認為是我的獨到見解,而只是我對這套影片,所獻出的一份「禮物」,一份尊重。


究竟【的士司機】在說什麼?

很多觀眾/影友認為, 【的士司機】是有關於一個人,在一個污煙瘴氣的城市裡,如何被壓迫,以致令到他要替天行道,去消滅城市的罪惡及黑暗,我想這是對影片的一個非常錯的誤解。

其實, 【的士司機】 ,是有關一個人,他「選擇性」地抽取自己認為厭惡的東西,而要消滅它們。所以,男主角所看的城市世界,其實是「扭曲」了的,是他心目中的模樣,當然,他心目中的城市模樣很多特質,在現實中是值得被厭惡。

造成這樣的誤解,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男主角Travis Bickle (Robert deNiro飾) 的旁白/獨白在起始太有感染力的緣故。比方說,在他駕的士的第一場戲中,他便說了對城市那些東西感到厭惡 (例如妓女、販毒者等都是病態及唯利是圖),而且影片用了很多他的主觀鏡頭 (POV shots) 去捕捉那些場面,換言之,這給觀眾有一個錯覺,就是影片是想借男主角去鞭撻城市的罪惡及黑暗。可是,之後的劇情刺破了我們的預期。

當Travis第一次在影片用獨白介紹他的暗戀對象Betsy時 (Cybill Shepherd飾),他說她「pure like an angel」,又說「they…cannot…touch…her…」,可見一開始Travis已對Betsy作出美化的個人投射,而當他們第一次在咖啡店約會時,Travis對Betsy說「我覺得妳的同事不尊重妳」,但事實不然,這些種種話語,Travis好像認為只有他才能擁有她,才能解放她似的。

被Betsy離棄後,Travis的行為越來越偏差,他開始訂下一些「目標」,開始做一些他認為是「有意義的事情」。最明顯的,就是他要暗殺總統侯選人Palantine (Leonard Harris飾),並且告訴觀眾,他這樣做是要「打救城市」(暗示Palantine幫助不到城市);但奇怪地,他跟Betsy約會時,還很支持Palantine的,所以,這裡暗示了第二個原因,就是Travis想借殺了Palantine來「解放」Betsy。

第二件「有意義的事」,自然就是拯救雛妓Iris (Jodie Foster飾)。與跟Betsy約會一樣,起始也是在咖啡店,也是想救Iris出來,脫離那個「苦海」。但其實Iris從來沒有抗拒跟Sport (Harvey Keitel飾) 一起相處,Iris曾跟Travis說「He never bit me once」,而Sport也曾對Travis說「but no rush stuff」,及後一場Iris及Sport的獨處戲,更加強這種印象 (期間Iris只有片刻動搖不想再做妓女)。所以,Sport被殺,只是Palantine的subsitute而矣。

以上兩件事,都顯示出Travis已把自己當作「神」來「解放」「受迫害的人」(Betsy及Iris),所以影片後段很多 “Priest’s-eye-view”,殊非偶然。


思想行為的暗湧

Travis還有很多思想行為充滿歧視及荒謬味道。第一,他經常不自覺地討厭黑人,例如在餐廳時,對著一個像pimp的黑人產生一個不友善的目光,甚至自己的同行也是,而有一次他跟Wizard (Peter Boyle飾)「訴苦」時,橫過的一班黑人街童,也被Travis投以一個鄙視的眼光。第二,就是他對「性」的態度。他容許自己經常看色情電影,卻不容許妓女淫客在街上流連,認為要「剷除」他們。

而這些偏差的思想行為,不只在Travis裡體現出來,他的同事在餐廳吃飯時,起初談及美國是一個自由國家,同性戀沒大不了,但其後卻暗中對侏儒作出取笑;而Travis遇見那個男怪客 (Scorsese自演) 時,那人說「the negro」這種族歧視的話語。可見,社會上種種不合理的東西,已無形中充斥在每個人的血內,任Travis滿口社會道德言論,他自己本身已有問題。


結局的爭議

很多人討論Travis最後是否死了? 這個問題,當然沒有真正的答案。但在我看來,在表面的敘事上,他當然「沒死」,但在邏輯上已死了,尾兩場戲,可以作為是Travis死後的一種自我幻想的補償,包括Iris家人的道謝,及Betsy的「認錯」。

而最後一場戲,有一點非常有趣的,Travis與其他的士司機在餐廳談天,他無論在表情、性格,都像另外一個人似的,人也寛容了,笑容多了,面對他的黑人男同行,也沒有了不友善的眼光。究竟,這是Travis幻想自己終於醒悟要做回一個「正常人」,還是幻想自己繼續沉溺在「寛恕」別人呢? (如果這段視作是死了的幻想的話)



後話

【的士司機】的成就,已無庸置疑,而不少影迷及影評人,常拿它與【狂牛】 (Raging Bull, 1980) 作出一個比較,對我來說, 【狂牛】在技巧上無疑較奪目,但總覺【的士司機】的劇本更具深廣度 (與題材scale沒關),所以也較吸引我,及得我心。當然,兩套也是好的作品。


本文寫於2005年3月8日 ; 另於2005年3月10日作出修訂

6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College Term Papers And Research Papers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