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女 "玉屏Blog"

"玉屏" 之意: 1) 白燕, 原名陳玉屏 2) 金燕玲, 在影片 [地下情] 的名字, 叫廖玉屏 個人影評集: www.geocities.com/arsuearsue/ Since 28 Feb 2005

Tuesday, April 19, 2005

【卿如野菊花】之美及2005電影節之旅之二


She Was Like a Chrysanthemum Posted by Hello
前言

香港國際電影節的「主菜」已完結,但「配菜」還繼續進行,包括珠三角回顧展,及木下惠介專題。所以,我在4月16日星期六,還是到了科學館,進行第二次的2005電影節之旅,看的是木下惠介的【卿如野菊花】 (1955)。

【卿】片今年在香港上映了兩場,一般評價不高,認為水平未夠,與日本 (包括過去與現在) 對此片的高度評價,形成一個對比。我想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當然,還待有心人去發掘了。

筆者無論在網上認識或真實見過的影友,大部份也對【卿如野菊花】沒有好感,客觀上也認為是平庸之作。不過,我自己反而對此片非常之有好感,整體來說,是佳作,而頭半 (男女主角的相對) 則拍得好過後半 (男主角回來後的情節),是為撼事。


推軌的動心

宣傳單張裡,佐藤忠男的一篇文,說木下電影的推軌鏡頭是其精華,在【卿如野菊花】裡,可謂完全表現出來,發揮至淋漓盡致。無論是笠智眾坐船,抑或有田紀子及田中晋二隔著一段距離的鏡頭,或二人踱步,或野菊花的shot,甚至田中與有田的朋友在學校相遇然後別離的一場戲,無不是一段段的推軌,時而平衡,時而由近而遠,或遠而近,人與人的接觸、盼望、等待、分離,就是在這些情況下凝聚起來。而有影友認為影片「刻意限制影機運動」,不知這些trackshot算不算「運動」呢?


景框的運用

最為人垢病的,是其白色橢圓形框的運用,認為沒有必要,及沒有實際作用。筆者則肯定持相反意見。首先,這只是導演的一種方法 (i.e.回憶片段),其次,導演在全片的運用,只是以一種形式結構來表現,unarguably不是有ambitious的意圖來強加什麼「意義」(與【舒特拉的名單】那粉紅小女孩一比,你便知我說什麼),木下惠介這樣做又有什麼不妥,或令人失笑的地方呢?


捕身捉影,腳印足跡淚流痕

影片配樂可謂支撐著全片,但我不覺得用得太長時間;而有田紀子的演出,在筆者眼中,則可謂是「自然演出」的精彩極致,而這不單是導演指導這麼簡單,給影片加了很多分數;而【卿】片除了極多推軌外,多數是定鏡,去捕捉場面的氣氛及角色的交流,但偶爾也加入一些動感鏡頭,例如有田紀子在後段,由樓梯步下 (鏡頭追蹤著她的腳),至坐下 (全身工整的構圖),及至步回房間的一場戲 (由下至上tilt up),震動的腳、悲屈的身影、淚痕的面頰,都被木下惠介敏感的鏡頭捕捉下來了,真的精彩極致,感動萬分;至於田中晋二離開有田紀子的一幕,小船輕伐,霧中風景,工整構圖,充份利用景深,來映著小船消失在霧中,是影片其中一個難忘的場面。

當然, 【卿如野菊花】在頭半段幾乎沒有情節發展,更沒有一段已建立的關係的前設 (可與【浮雲】作一比較),而只以一段段的推軌鏡頭、兩主角的一些「行行企企」的動作、大自然的氣氛、僅有的含蓄對白 (有田紀子說「我愛太陽花」) 來建立男女主角的「愛情」,木下惠介這樣做,可謂兵行險著,如走鋼線,因為這種構思,已經超出分析的範圍以內,差不多是以「純感受」作為基準,難怪在香港的評價,這麼極端。


後話

不過,無論如何,這次上映的是新印的拷貝,對一套這麼「美」的電影來說,影迷能夠看到,是一種福份。

期望下年的電影節,有更多的資源,更好的電影,令一眾影迷更飽眼福。

4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College Term Papers And Research Papers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