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女 "玉屏Blog"

"玉屏" 之意: 1) 白燕, 原名陳玉屏 2) 金燕玲, 在影片 [地下情] 的名字, 叫廖玉屏 個人影評集: www.geocities.com/arsuearsue/ Since 28 Feb 2005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滄海遺珠 – 對【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的一點補遺


【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The Bourne Ultimatum, 2007) 作為其中一套暑期大片,在香港的票房竟只得八百多萬,可謂相當慘淡,以現今的主流電影工業而言,這套充滿智慧及實感的商業動作片,我們應珍而重之。

的確,倫敦滑鐵盧火車站一段,是筆者眼中繼【七宗罪】(Se7en, 1995) 中段追逐戲及【浪人】(Ronin, 1998) 巴黎市飛車一段後,看過最緊張刺激的場面。我們觀看的跟蹤/追逐戲,在設計上通常只是單向/線性的,亦即「一個跟/追一個」,方向也不斷向前進行,直至完結為止。但【叛】片在處理上,眾角色的「走位」竟是在場境上縱橫交錯地進行,甚至Bourne及Ross一伙,也不單只 1) 並肩而行;2) Bourne監視/控制Ross走位這些傳統設計,而且還公然地在場境內「擦身而過」,但在劇情上卻顯得合情合理,Paul Greengrass把這場戲說成「choreograph」一詞,可見並非作大自誇之語,這場戲在人物動作上,真的拍到像跳舞一樣。

舒琪一文曾提出,摩洛哥丹吉爾市中心一段追逐戲,把空間一分為二 (中情局Vs丹吉爾) 外,在丹吉爾發生的動作又永遠維持在兩個空間之間。其實細心留意的話,在中情局Core Tower內也是把空間一分為二 (Vosen Vs Landy),真正的「一分二,每處再分二」,架構比想像中更嚴謹。相比起之前中情局內的場景:由1) 倫敦滑鐵盧火車站 (只Vosen主持大局且單一集中) 至 2) 馬德里公寓 (Vosen及Landy一起在同一場景內指揮),再至3) 丹吉爾市中心 (Vosen及Landy反目,彼此劃清界線,場景也分割為二,各自籌劃應對事件) 的跟蹤/追逐戲,設計上是何其精細。

【叛】片最令觀眾印象深刻,應是其hand-held camera風格,因為很多影友抱怨被Paul Greengrass的手提攝影 (當然再加上急促的剪接)「搖到暈」,的確,今回導演在手提攝影上比第二集「去得更盡」。而回想近幾年的觀影經驗,一些較好評 (且很多時候用上hand-held) 的電影,例如【無主之城】(Cidade de Deus, 2002)【迷失東京】(Lost in Translation, 2004) 【公主復仇記】(Gung ju fuk sau gei, 2004) 等,筆者總覺它們的手提攝影草率、粗淺,攝影師拿著hand-held跟著目標,間中「左搖右擺」便算,簡直像「學生楂機feel」,不禁令人搖頭嘆息。今回【叛】片竟把這種風格推演得這麼徹底,在頭兩三分鐘時,筆者的確十分「驚惶」。可是,當credit之後,一連串的場面立即令我覺得,之前擔心的事,都是多餘的。 【叛】片證明了一件事:手提攝影只是一種方式、一個出發點,其運用時的節奏、構圖、方向、活動、時間長度、焦點等等,與畫面內/外的元素配合,才是成敗的關鍵。我不敢說【叛】片每個鏡頭及剪接皆十分獨到,但有很多場面,筆者都覺得拍得相當出色,隨便舉一兩個 (死無對證的) 例子:

1) Bourne在莫斯科一場戲,負傷逃跑,「十字架」及「水龍頭」兩組的POV鏡頭,時而焦距不清及微顫,反映主角疲憊不堪及受傷的狀態;相對於丹吉爾屋頂那段,Bourne找Nicky的蹤跡時,雖在追趕跑跳,但精神體力皆十分壯健,所以POV鏡頭先左右輕搖 (四處張望),見到Nicky後鏡頭隨即稳定集中並且推近一下,鎖定目標後,便勇往直前。可見導演根據人物的不同情況,對主觀鏡頭運用不同的風格。

2) 倫敦那場戲的第一個建立鏡頭,向左拉近地活動著,像掃視著整個畫面的物件,配樂則用上一些像電子通訊設備的發聲音響,表現出整個大環境像被電子儀器監視著的狀態。的確,倫敦滑鐵盧火車站一段,閉路電視的shots經常出現,眾角色也是相互監視;而在中情局Core Tower office內顯示CCTV的畫面時,由左至右逐格彈出來,鏡頭也在方向及速度上,同時配合由左至右地急速橫掃。


好與不好,見仁見智,但至少運用得恰當、準確、清脆俐落。

剪接方面,筆者始終覺得,某部份的鏡頭,如能長1-2秒,讓觀眾多少許時間消化,則更為美妙。可是 (以下純粹個人猜測),由於有說【叛】片有約4000個鏡頭,導演是否被逼剪快少許以遷就片長呢? 這點則不得而知。

至於【叛】片把「情」的篇幅降至最低,實為聰明之舉,避免拖散了咄咄逼人的動作/戲劇場面,但這不表示影片對「情」的忽視,相反,其簡潔而含蓄的作法,令場面不致墮入俗套窠臼。筆者最喜愛的,就是Bourne在咖啡室內問Nicky為何幫他時,Nicky先微合雙唇、繼而雙眼垂下低頭、然後再用手指甲輕輕劃一下咖啡杯邊,便盡顯她對他那無言的暗示。

【叛】片最差勁可算是New York那場飛車場面了,且承襲第二集的作風,拍得亂七八糟、「偷雞」,既看不清整場戲軌的來龍去脈,但又做不到 (或不是想做) 純節奏 (e.g.靠剪接剪出韻律而不著重畫面發生的事情) 的快感,難道導演逼著加入這麼一場「官能刺激」的場面?

話雖如此,小瑕不掩大瑜, 【叛】片的成績有目共睹,而它在港幾乎割畫之際,這篇遲來的文章,只能為它作出一點補遺了。


相關延讀:

1) 舒琪 – 真的漢子 #1 #2
2) 李焯桃 -- Our Cinema,Our Times﹕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


本文完成於2007年9月15日;另於9月25日作出修訂

6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College Term Papers And Research Papers
Term 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