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女 "玉屏Blog"

"玉屏" 之意: 1) 白燕, 原名陳玉屏 2) 金燕玲, 在影片 [地下情] 的名字, 叫廖玉屏 個人影評集: www.geocities.com/arsuearsue/ Since 28 Feb 2005

Thursday, May 06, 2004

愁霧深瑣,等待難眠 --- 看電影節的【寒夜】有感


It Was a Cold Winter Night Posted by Hello


前言

萬般等待,筆者終於在4月26日到電影資料館看了李晨風導演的【寒夜】 。這套被譽為五六十年代粵語文藝片的經典傑作,看罷雖未有預期般震撼,但也有很多地方,令我帶著滿足的感覺離開。無論在任何一方面,本人自問沒有能力、沒有水平對【寒夜】寫一篇評論,但身為影迷,筆者認為有必要對這佳作,寫出一點感想,作為對已被大部份年青一代影迷所遺忘的一套感人的粵語片時代作品,所獻出的一份尊重。


漫長的等待,漫長的分離

影評人王瑞祺曾說過, 【寒夜】的劇情發展,全是圍繞著一個「等」字,筆者看後覺得所言非虛。影片一開始,便是丈夫吳楚帆在街上四處尋找離家出走了兩天的妻子白燕,遍尋不獲,要到影片半小時後,白燕才正式出場;中間大部份時間,全只是吳楚帆回憶白燕的片段 (包括大學相識時期及兩天前的相處),也全是他對妻子掛念之情的影像,當我們見到吳在影片半小時後可以見白燕一面時,苦盡甘來的「等」可謂全印在吳的面部表情上。

影片的尾段,也是「等」,由於妻子白燕要到蘭州工作,再次與吳楚帆分離,他一直堅持,待戰後結束,與她再次會面 (但其實他已預計沒有希望),最後,吳的死,「等」才結束,影片才差不多完結。

而當白燕已離開時,吳在咖啡廳內一段「獨腳戲」,可謂全片高潮所在。男主角主觀的幻想與妻子喝茶 (但白燕並沒有出現在畫面內),處境全在虛實之間 (留意室內突然燈光明亮起來),耐人尋味之餘回味無窮。

所以, 【寒夜】所要表現的,很可能是導演要令觀眾代入男主角的角色,利用回憶、幻想去「等」待妻子回來,以希望作最後的結合 (影片由頭到尾他們也不是正式的夫婦)。諷刺的是,最後白燕與吳楚帆成為正式夫妻,吳已死掉,而且是一個「等」待的幻滅。


堅貞的夫妻愛情

【寒夜】裡的夫妻關係,堅貞、溫馨、感人至深。吳楚帆片初的「等」、片中的送生日蛋糕、送介指、畢業照的掛上與除下、白燕強逼自己塗口紅、吳在咖啡廳的「獨腳戲」等場面,無不令觀眾唏噓感慨。

有樣東西令我有很特別的感覺,在影片起初的四份之一,我們幾乎看不到白燕對丈夫的愛的付出,筆者還生怕他們兩夫妻的愛,只是吳楚帆的一廂情願。直至吳飲醉倒下後,白燕對吳楚帆愛的表現,才逐漸浮現,可見,整套影片的夫妻的愛,是慢慢地浮現、慢慢地結合的,這亦與他們的正式夫妻關係互相呼應 (最後才結合)。所以,白燕最後在墓前送介指的片段,才能夠如此動人。


淚光如珠,散發無比的光輝

很奇怪的,在本人看過有限的影片中 (已歐美日作主),從來沒有像【寒夜】般,眼淚散發著這麼獨特的魅力。那些淚珠,看上去一顆一顆,很明亮,很清晰,與其他影片不盡相同;而且,男女主角很多哭泣場面,是由無到有,或起初淚珠兜在眼眶裡,慢慢才滾下來,不單是真的眼淚,而且是令觀眾感覺到男女主角真的在哭泣。


吳楚帆與白燕

當然值得一提的,就是吳楚帆與白燕的演技魅力。吳楚帆片內所表現的軟弱、無能、頹廢、自憐,全在舉手投足之上,差點令我想起森雅之在【浮雲】的相近性格,但一個對妻愛之深,另一個對情人 (高峰秀子) 不聞不問,可謂大異其趣。另外,吳楚帆在片初其中一場戲,在電話筒旁哀求白燕跟他見面一幕,淚珠不斷從眼眶中滾下,是筆者在影片內最愛的場面。

而白燕的堅忍、雍容,沒得說,真的很有魅力,其形象足已令大部份男士舉手投降。


題外話

這場電影還有一段小插曲,就是本人見到兩個老師帶著五六十個初中學生來看【寒夜】 ,真的萬般想不到。這絕對是一椿妙事,令多些年輕觀眾,重新認識我們五六十年代粵語片的黃金時代。沒有這些有心的老師,只會越來越多觀眾對粵語片有誤解、偏見、輕蔑、歧視;不嘗試去認識它,就百分之百肯定自己對此沒有興趣,並認為其沒有價值;肯花錢看60年代法國新浪潮作品,而不肯花錢認識60年代粵語片。


後話

香港國際電影節,差不多每年也舉辦香港舊片回顧,重看的機會多的是,各位,只要你有這顆心,它們不會離開你的。


本文寫於2004年5月

3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College Term Papers And Research Papers
Term Papers